把本站设为首页 |  加入收藏  首  页 新闻中心 企业黄页 欣悦商亭
全部信息 | 文学作品 | 写作创作 | 著名作家 | 外国文学 | 艺术精品 | 演艺技艺 | 艺术明星 | 艺术院校 | 科技博览 | 发明专利 | 名著推介 | 人生常识 |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国内 >> 文学作品 / 小说 / 长篇小说
光武中兴(长篇小说·27)【李振宇】 我要留言/查看评论
   人气指数: 发布日期:2013-2-12 来源之IP:121.24.40.251 [ 查询 ]
广告位招租! 广告位招租! 广告位招租!
信息内容: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光武中兴(长篇小说·27)【李振宇】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第  十  二 章(上)
      刘縯王匡王凤陈牧等十几员大将骤马当先,率军杀奔湖阳。数万大军纷踏而进,荡起的烟尘遮天蔽日。路上王匡对刘縯说:“湖阳县宰如果听说咱们几万人马杀来,恐怕早吓尿裤子了;这会儿不是卷上金子准备逃跑,就是捧着县印准备乖乖出降呢。”刘縯说:“他既不会跑也不会降。湖阳县宰王固,据说是王莽的本家,对王莽死心塌地。我估计他肯定要在城里固守,然后等着宛城的甄阜来救。但不管他怎么守,今天一定要把湖阳拿下,最迟也不能超过明天。”
      但他们两个谁也没说对。等来到湖阳城下,却早见城下摆开了一方军阵——王固已派出人马正等着和他们交战呢。
      原来王固昨天得知刘氏起兵并连续攻破新野长聚及唐子乡后,一边赶忙派人去宛城向甄大夫报信一边急召县中文武说:“果然是南阳境内的刘家人闹起来了,皇主和甄大夫都预料得不错。不过甄大夫早有交代,一旦刘氏事起,各县要严城防守,等候郡府大兵救援,然后内外夹击消灭乱贼。我估计明日贼众必来夺我湖阳,你等众官从现在起便不准回家,立即整点起人马,连夜加固城防;明日贼军来攻,你们都给我率兵上城,严守四门,有退缩者必斩。所幸我湖阳离宛城不足百里,只要我们能坚守三日,甄大夫的救军必到。”说完便开始部署守城。县尉贾标说:“贼兵数万前来,一个湖阳县城哪能抵挡得住?只要他们打破一个缺口,这个城池就完了;别说三日,恐怕连半日也坚持不了。贾标不才,愿率五百军士出城,先斩他几员贼将。只要杀了他几个贼首,其他再多的贼众也是鸟兽散。”王固说:“这可不是说着玩的。听说贼众去攻新野,连荀匡焦猛那样的勇将都给杀了,而且据说斩杀荀匡焦猛的正是贼首刘縯!荀匡焦猛在咱前队也算得上勇将了,每年郡中都试时他们都能拿到名次的;刘縯能连斩此二人,可见武艺绝非一般。”贾标却撇着嘴“嘁”一声说:“荀匡焦猛?那俩怂包也算勇将?哪次都试不是远远落在我的屁股后头?论刀?论剑?还是论枪法骑射?他们哪样比得上我?就连举石头比力气,他们也少着我好几十斤哩!要是我碰上这个刘縯,三招之内不取他的性命算我吹牛X!”众官听罢都说:“这个老贾还真不是瞎吹,反正郡中都试时荀匡焦猛比老贾差远了,这咱们都见过的。”谁知贾标却更来了劲,梗楞起脖子向众人喊:“其实我算得什么?我那三个儿子才叫能耐。这仨家伙从小跟着我练武,到现在练得钢筋铁骨,力大无穷,刀枪剑戟样样精通。王县宰您要想保住这个湖阳城,就派俺父子率军出城与贼交战,砍杀刘縯那些贼首!不用多斩,俺父子四人每人斩他三员大将,管叫他数万贼众屁滚尿流,哭爹叫娘地逃跑!”众官说:“老贾说的没错,他们父子的武勇那可是无人能敌的。请王县宰派他们父子与贼交战,立下这盖世一功。”王固眨着眼想了想,对贾标说:“老贾呀,你们父子的武勇,我当然也知道,也更想让你们立下这盖世大功——如果你们父子战胜了贼将斩杀了贼首,只怕皇主也要把你们召入常安当堂嘉勉的。至于高官厚禄,那还用说吗?不过贼军中不光是废刘余孽,更有那些绿林悍贼,我怕你们父子不是他们的对手啊。”贾标听了,“呼”地站起,急白了脸向王固大吼:“王县宰您这是什么话?绿林贼怎么了?绿林贼就长着三头六臂?我给您说王县宰,您这次要不派我们出城与贼交战,就是瞧不起我们父子!”
      这就是激将法。王固短短的几句话,就把贾标的二百五劲给激起来了。其实按王固的本意,他是要固守的。但看贾标那叱咤喊叫非要一战的劲头,又不免使他暗生侥幸:不行就让派贾标父子试试?如果他们真的能斩杀贼将,战胜了群贼,那不光是他们荣立大功,俺王固也必然要加官受赏,或者被封为万户侯的!这样想罢,才打定主意让贾氏父子率军出战。于是就对贾标说:“好,老贾,没说的,就派你们爷儿四个去。不过五百军太少了,我给你再加五百军如何?”没想到贾标越发的英雄,又梗着脖子喊:“加什么军马?凭俺父子的武艺,五百军我都嫌多!王县宰你只管在城上观战,看俺爷儿几个如何在城下砍瓜切菜!”
      于是贾标当即回家,召来三个儿子贾龙贾虎贾豹说:“废刘余孽造反了,明天就来攻打咱湖阳城。我已经在王县宰面前请了战,明天带着你们去城外迎战贼军!到时候你们就把所学的本事都施展出来,多杀他几个贼将,给你爹长长脸!”龙虎豹们一听,不觉都喜出望外,一个个晃着虎背熊腰,挥舞着铁钵似的拳头向他爹喊:“爹,您就看孩儿们的吧!不斩他几十员贼将,算您白教我们一场!”
      于是爷四个连夜准备,将刀枪斧叉磨得快快的,准备明日“斩他几十员贼将”。而今日巳时不到,王县宰便传令爷儿四个:“贼军已从南面驰来,离城只有四五里了,你父子速引军出南门迎战!”爷儿四个便各提军器上马,率五百军驰出南门。而王固们除了尽驱军兵上城,自己也披甲挂剑登上城头,到南城楼下观看贾标父子如何“砍瓜切菜”。
      贾标父子在南门外刚刚摆成阵势,便见滚滚尘头之下,无数贼军纷踏而至。贾标提开山大斧当先而出,指着对面大喊:“贼徒胆敢造反,哪个先来送命!”
      这边刘縯几个大将刚把军马勒住,还没顾得回话,早见一位少年将军,提刀骤马,似一头猛虎般地从阵中飞出,直奔贾标。大家一看,正是刘稷刘阿猛!刘縯不禁哑然而笑:“阿猛弟唯恐再打不了头阵,不等将令便顾自出战了。”王匡王凤几个人对刘縯说:“你这个阿猛弟,熊虎似的躯体,一定力大无穷。”刘縯笑:“光他那柄大刀就六十六斤哩,你们马上就可以一睹俺这个兄弟的威猛。”邓晨也对王匡等笑说:“阿猛弟何止力大,刀法更是炉火纯青,你们就瞧好吧。”
      此时刘稷骤马舞刀,已杀到贾标面前,大骂:“莽狗,给老子拿命来!”喊声未了,贾标背后早飞出贾虎贾豹,兄弟俩一个挺枪一个挥叉,将刘稷截住:“小兔羔子,休你娘的逞强!”
      刘稷更不回骂,舞动大刀,与贾虎贾豹战在一起。
      贾虎贾豹自恃武勇,又是两个战一个,满以为不出三招就能将刘稷挑下马。可是当刘稷六十六斤的钢刀“呼”地砍下,将二人震得虎口发麻,手中的枪叉差点坠地时,二人才暗暗吃惊:这个愣小子,比我们猛多了啊!心里一慌,手中的枪叉便不听使唤。战不过三五合,只听刘稷大喝一声:“你给我在这儿吧!”一刀将贾虎砍下马去。贾豹见二兄被斩,吓得拨马便要走。可是没等他转过马头,刘稷的钢刀早到,又将其砍落马下。
      刘稷连斩虎、豹,催马便奔贾标。谁知眼前寒光一闪,早有一柄大刀“呼”地向他砍下。原来贾龙见两个兄弟根本不是人家的对手,便提刀纵马前来助战。可是没等跑到跟前,两个兄弟已被人家双双砍翻!贾龙气得大叫一声,举起钢刀不顾一切地向刘稷砍来。刘稷冷不丁见一把钢刀砍下,飞身向旁一闪,随手扬刀去搕,“当”地将贾龙的钢刀搕到一边。贾龙没砍到刘稷,反而因为用力过猛,收身不住,一下歪趴在马身上,正暴露在刘稷眼下。刘稷伸出大手“啪“地揪住贾龙的勒甲绦:“你给我过来吧!”将贾龙拽过来挟在肋下,回马望本阵便走。两军阵上,城上城下,见刘稷一霎时斩杀两将,活捉一将,都惊呆了!
      而气得要死的自然是贾标。贾标见三个儿子眨眼间被人家砍死两个,活捉一个,两眼呜地一黑,差点从马上倒撞下去。他本以为自己的三个儿子如狼似虎英勇无敌,可没想到转眼间全完了!是我儿子的武艺不济么?不,是那个小子太猛悍了!这小子是熊?是虎?是狮子?还是霸王转世?他怎么这么勇猛?!他又仿佛听到身后城头上王固们在嘲笑他:还以为你们爷儿几个真的能“砍瓜切菜”哩,原来还是吹牛X!
      但贾标管不了那么多了,他要前去救他的龙儿,更要砍死那个猛悍的贼小子,为他的虎儿豹儿报仇!于是一拍马屁股,瞪着血红的两眼,高举着开山大斧,飞一般地向刘稷追来。
      刘稷跨马提刀,右臂挟着贾龙小跑着往本阵走,粗壮的膀臂已将贾龙夹得口鼻冒血。正这时,忽听刘縯在阵上高喊:“猛弟小心身后!”喊声未了,早见刘稷“嗵”地将贾龙扔到地上,右手抡刀“呼”地向后飞砍。但听一声惨叫,贾标已被钢刀砍中,一头栽下马来。原来刘稷早听到背后马蹄急响,知道有莽将在后追赶,便一边跑一边斜睨着身后。等到莽将追近了,这才扔掉贾龙,回刀向后飞砍,正中贾标面颊,死落马下。
      刘稷砍了贾标,复兜转马头,向城下的莽军飞驰杀去。后面刘縯早兴奋地用枪向后一挥:“走,冲上去啊!”与王匡王凤陈牧等一起率军冲上前来。城下五百莽军见贾标父子皆死,一哄全都逃回城里,关上了城门。城上的王固见贾标父子竟被一员贼将所斩,惊得目瞪口呆:“啊,原来反贼竟是如此的厉害呀!”其他众官看了,也都战栗不已,一个个暗自说:“刘家军如此勇悍,这个湖阳怎么守?”等到汉军冲到城下,王固赶忙拔剑向两边大喊:“放箭,快放箭!”于是满城弓弦响,箭簇雨点般地哗哗向城下射去。刘縯们近不得城池,只得率军而退。
      军马退两三里,刘縯命就地扎住,众将军士这才交口称赞刘稷。王匡王凤陈牧等见刘縯有如此勇猛的兄弟,心里虽然有点酸酸的,但也不得不说两句赞赏的话。王匡对刘縯说:“你这个猛弟不愧叫阿猛,今天可是开了眼了。”陈牧廖湛说:“要看那几个莽将的武艺,我们也能斩杀他们。可是一把揪一个活人过来,而且还夹个半死,一般人还真没这个力气。”刘縯笑说:“俺猛弟能单手托起五百斤的石磙哩,挟一个百多斤重的活人,自然不在话下。”李通说:“那个被夹死的家伙可不是‘百多斤’,少说也有一百七八十斤。阿猛的神力,天下第一。”王凤听了心里更酸,接口说:“这个阿猛是挺厉害。可俺的老弟兄马武,那才是当今的大力士,只怕比你的猛弟还高着一筹。要说天下第一,那是马武马子张。”李轶听了不高兴了,说:“马武再厉害,俺没见着。可是今天刘阿猛的神威,谁敢不服?!”朱鲔听了更不高兴,说“不就斩杀了几员敌将么,有啥服不服的?哪天俺老朱也斩他几个,叫你们看看!”刘縯见两边话语相呛,便赶忙岔开话题,向王匡说:“王将军不是派人给王颜卿马子张他们送书去了么,不知他们何时能到?”王匡说:“这可不好说。也许半月,也许二十天,或者一个多月。”邓晨刘赐刘嘉都说:“先别说这些了,赶快商量怎么围打城池吧。”刘縯说:“对,咱们马上分拨人马,攻打城池!”

      湖阳城上,王固嘴裂得跟刚吃了苦瓜似的,对众官说:“原以为贾家父子能斩杀几员贼将,谁知全被人家杀了,反贼们怎么这么厉害?虽然刚才一阵乱箭将他们射退,但他们马上就会围住城池四面攻打的。城上的箭只木石就这么多,用完了还真抵挡不住他们,你们众官可有啥好法?”众官暗想:还能有什么好法?除了跑就是降。可是跑是不可能的了,出了城门就得被人家逮住。降?你王县宰对朝廷忠心耿耿死心塌地,我们在你面前哪敢说这个字?你王县宰看着办吧,我们没法。于是众官便都低头眯眼看着地,站在那儿不吭声。
      见众官不说话,王固按剑说:“本县宰为朝廷命官,皇主忠臣,今日有死而已!你们众官也必须死守城池,不得退缩,否则必斩!”
      众官听罢,愈发的不言语。正这时,忽一个人抬眼对王固说:“王县宰,我有一个办法,不知道行不行。”
      王固及众官一看,是县丞郎利。王固赶紧说:“你快说,什么办法?”
      郎利说:“我好像听说,咱们城中的富户樊宏,就是城外贼首刘縯的亲娘舅。王县宰不如把樊宏拘来,让他去城外责令刘縯退兵,不然就杀掉他的全家。我想樊宏不敢不去,刘縯听后也不敢不退兵。”
      众官听罢,不禁都睁大了眼看着郎利。这一是他们不知道樊宏是刘縯的亲娘舅,二来他们更惊愕郎利的“杀掉樊宏的全家”!樊宏是什么人哪,那可是全县第一的大善人呀!杀掉他全家?不亏心呀?!
      但是王固早把脸笑成了菊花,高兴地对郎利说:“这样的好法,你怎么不早说?你要早说了,还用贾氏父子去送命么?”
      郎利说:“我也是刚想起来。再说,樊宏在湖阳的名望非常大,我也是犹豫了好一会才给您说的。”
      王固说:“管他什么名望!他名望再大,还能大过咱皇主的大新江山?郎利,你赶紧带三十个人去把樊宏给我捉来,并把他的家小关起来看管住;他要是不去,看我不把他的全家全都砍了!当然了,这回要是能把贼兵退去,我一定上报甄大夫,重重地奖赏你!”
      郎利听了大喜,便赶紧带上三十军卒下城去拘樊宏。
      原来樊宏字靡卿,世居湖阳,三代经商。他的父亲樊重,为人宽和温厚,乐善好施,湖阳吏民没有不敬重景仰的;年九十余去世时,一县百姓为之送葬。后来樊宏继承家业,颇有乃父遗风,济困拔苦,仗义疏财,百姓吏士就更感激。于是众百姓共作歌以赞樊氏父子曰:我腹饥兮,樊氏饫之;我体寒兮,樊氏蔽之。饱兮暖兮,无忘樊氏。
      其实刘縯起兵以及来攻湖阳,樊宏也是昨天刚知道的。当时他就想,我外甥来攻湖阳,湖阳县会不会找我的麻烦呀?不行赶紧带着老婆孩子先出城躲躲去?可是又一想,湖阳离舂陵一百多里,有谁知道我是刘縯的亲娘舅呀?算了,就呆在城里,准保没事。
      可是就这么巧,偏偏就有人知道他是刘縯的亲娘舅,而且还来捉他了。当日他正和夫人在家里议说外甥刘縯在城外攻城的事,忽听外面乒乒乓乓一阵砸门响。樊宏不免心惊,出去开开街门一看,原来是县丞郎利带着几十个军卒来到。樊宏说:“请问郎大人这是何干?”郎利说:“你外甥刘縯正在外面攻打我们湖阳城,你难道不知道?”樊宏不免又惊,心想这个郎利怎么知道刘縯是我的外甥?但是也不能承认,就说:“刘縯?我不认识这个人。”郎利说:“你别打马虎眼了。我表哥韩球以前在你的铺子里当过伙计,你曾派他去给蔡阳舂陵乡的刘縯家送过铜钱,这事你忘了?”樊宏愈加惊讶,心想这都十几年前的事了,这个郎利怎么记得这么清楚?不过既然如此,他也没必要硬撑下去了,就说:“刘縯的确是我外甥,郎县丞想要怎样?”郎利说:“王县宰正在南城楼上等着你,你马上随我们去;见了王县宰,你自然一切尽知。”于是便命军卒扭住樊宏便走,并留下二十军卒把住街门:“把门关好守住,里面的老小一个不准跑了!”说罢便押着樊宏往南城而来。路上樊宏想:“王固拘我,无非是要我出城劝伯升退兵,而且很可能要拿我的家小要挟我,除此没别的事由。”
      上了南城楼,十几个县吏正在登城口恭迎着他,一个个还都面带着不安与歉意。樊宏一看,里面一大半曾受过他们樊家的帮助与接济,心里一下踏实了许多。
      见了王固,樊宏抱拳说:“不知县宰大人叫草民何事?”
      王固说:“樊宏,你外甥刘縯马上就要攻我湖阳。叫你来,是要你出城去令刘縯退兵。你要是不去或者是刘縯不退,你的家小已经被我们看押住了,你应当知道此事的后果!”
      樊宏暗想,果然是这事。就说:“大人放心,我现在就出城去见刘縯,叫他退兵。他要不退,回来您先砍我的脑袋。”
      王固说:“嗯,那你就快下去出城去吧,我量你也不敢不回来!”
      樊宏说:“事不宜迟,我这就下去,晚了只怕刘縯要攻城了。”说罢向王固作一个揖,便扭身快步向城下走去。
      等走下城并从城门洞出来,樊宏回望城上,见王固众官正站在城垛边向下看着他。
      樊宏向外走几步,忽然扭回身指着城上大骂:“王固狗贼,赶快投降,饶你不死;胆敢顽抗,碎尸万段!”骂完转身便跑。
      王固都快气晕了,挥着手喝令两边的军卒:“给我射,快给我射,射死这个王八蛋!”
      但是不知道弓箭手们是箭法不准还是两臂无力,反正射出去的箭矢不是飞偏就是落在樊宏的屁股后头,没一箭射到他身上。王固眼看着樊宏快步逃去,除了责骂众弓箭手“一群饭桶”,亦无奈何。樊宏一直向南去寻刘縯去了。

      此时刘氏兄弟的军中,却正一派欢声笑语,因为刚刚有一支人马加入到他们的队伍中来!
      刘縯王匡们从湖阳城下退去后,很快就分拨好了攻城人马——王匡王凤率新市军攻东门,陈牧廖湛率平林军攻北门,邓晨与李通李轶两部合在一块,攻西门,而刘氏兄弟则留在原地,攻南门。此时巳时已过,刘縯命令诸将:各部引军赶到攻击地点后,抓紧埋锅造饭,饭后听号令一齐攻城!王匡陈牧邓晨李通等领令,便各自回军整点人马,开始向东、西、北三门分头移动。刘縯则命本部各路兄弟:“抓紧埋锅造饭,吃罢饭便进兵城下!”
      于是野地里一口口锅灶开始升起吹烟。刘縯刘秀刘赐刘嘉刘祉等等众兄弟则仍聚在一起,继续商议攻城。正这时,忽听得数声喊:“伯升,伯升!”刘縯刘秀等抬头一看,见是二姐夫邓晨骑着马从西北快速奔来。在他的身旁,还有几个骑马人。而他们的身后,则是六七十个地下奔跑的人,肩上还都扛着刀枪。刘縯不禁大喜,顾谓众兄弟说:“不用说,这是哪一路豪杰前来加入我们的大军了!”
      刘縯说的没错,这正是阴识阴兴等一干人众。
      昨晚阴家兄弟领着人马上路后,经过一整夜的快走急行,终于在天明时分进入湖阳县界。在稍作休息并吃了些干粮后,又继续前行。巳时之后,刚刚赶到湖阳城西,忽见从南面浩浩荡荡地开过来一大队人马,足有一两千。而军前的三杆帅旗上,分别是“邓”、“李”、“李”三个大字。阴识看“邓”字旗下的那个人,分明就是自己的好朋友邓晨!阴识不禁大喜,打马上前高喊:“伟卿,伟卿!”邓晨骑着马正走,猛见迎面一个人边喊边朝自己奔来,定睛一看,才看清是好朋友阴识,也不禁惊叫一声:“呀,是次伯!”
      两个人骑着马跑近,都跳下马,阴识照着邓晨的左膀“嗵”地就是一拳:“好呀伟卿,这么大的事也不通知我一声,真不够意思!”邓晨不好意思地一笑:“次伯,你不知道,其实我是想给你说一声的,可是……”“可是什么?是看我一大家子老小,担心我不参加是不是?可我这不是来了么?哈哈哈哈!”邓晨也笑:“早知道这,我第一个通知你,都怪我小心眼了。”
      两个正说,李通李轶李松李汎众兄弟也到,见状也都跳下马。邓晨便把两边相互介绍。阴识听说眼前的这几位便是李家兄弟,便紧握着李通李轶的手说:“原来您几位便是闻名南阳的李氏兄弟呀,我们早如雷贯耳了!”邓晨说:“次伯,伯升兄弟都在城南。走,我带你们见他们去,叫伯升高兴高兴。”阴识说:“我恨不得立刻就见到伯升哩。”于是邓晨吩咐部下的副将,停军后立即安排埋锅造饭。又对李通李轶说:“次元,季文,我去去就来。”说罢便和阴家兄弟一齐上马,一行人众便奔城南而来。
      但是当邓晨领着阴识众人和刘家兄弟相见后,却有一个人首先被惊得目瞪口呆——不用说,这就是刘秀。当邓晨拉着阴识对刘縯说:“这就是我的好朋友,我们坡北阴家聚的阴识阴次伯”时,刘秀立时睁大了眼:啊?坡北阴家聚?阴识?阴次伯?这不是丽华的大哥吗?在姐夫家时姐夫给我说过的!而且,这位大哥还曾载着他妹妹进蔡阳县寻过我,只是当时错过了!可是没想到,今天竟在这军前相见了!这世界上的事,真是太稀奇巧妙了!于是当刘縯众兄弟纷纷和阴家兄弟握手言欢时,刘秀却跟做梦一样,呆呆地站在那里。


      上一篇:
光武中兴(长篇历史小说连载·26)【李振宇】
      下一篇:
光武中兴(长篇历史小说连载·28)【李振宇】

   
信息视频:
请点击此处欣赏视频:航 天 之 歌
若要停播视频,请右击鼠标,点去“播放”前的“v”即可
对本条信息点评:[非常喜欢] () [颇有教益] () [值得传告] () [感言或指错(见下面“留言评论”)] ()
留言评论:

. 友 情 链 接 ●   流 行 网 站 .

关于我们 | 服务协议 | 免责声明 | 意见建议 | 留言反馈|
Copyright © 2005-2008 www.dangdai.org   ★京ICP备08007071号   ★本网站邮箱:dangdaiw@163.com